周衆:繁星流動,和你同路

時間:2019-12-17浏覽:93設置

又是周一,我一如既往的來到實驗室,其余的七八個人早已就位,開始漫無邊際的學習,似乎午間的陽光助長了我的倦意,我蹒跚地走到桌前,不敢發出半點聲音,敲擊鍵盤的聲音響徹整個房間,聽得我著實厭煩。我擡頭看了一眼徐家豪,他雙目炯炯有神,一副“鄰家子弟”的樣子看的我好生嫉妒,每學期得獎學金是他,評優是他,老師有什麽事也總先想著他,平時還一臉趾高氣昂的樣子,上次吃飯時我主動打招呼也不理不睬,他怎麽就天生得一個好頭腦?我總是這麽妄自菲薄。

“周衆,快來幫我個忙!”是張雲鵬在叫我了,他顯得有點著急,眼角帶著絲絲疲憊,我習慣性地答應,他給我的任務往往是最簡單的,我也熱衷于做不用投入太多腦力活動的事情,並且對于這類事我可以完成的很好,張雲鵬總是會借機誇我。這種感覺和這房間裏的鍵盤聲太不相似了。“有兩台服務器需要你和徐家豪幫忙搬過來”,他用眼神示意徐家豪,徐家豪立即停止敲擊鍵盤聞聲趕來,隨後張雲鵬召集實驗室的所有人,說這兩台服務器是比賽專用的,讓我們先練練手,還給我們演示了如何組陣列、如何裝系統,我顯得心不在焉,到了關鍵的地方張雲鵬示意我們注意看,我的眼睛像是慣犯,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從他那裏逃脫。

漸漸地,實驗室裏的備賽氛圍愈發濃厚,我開始感覺不自在,“我是被孤立的,自己不會是那塊料的!”在他們當中我會自卑,吃飯也是獨自一個人,希望盡量避開張雲鵬的視線,盡管如此他也總能逮到機會分我些事情做,我對他有些許愧疚。我知道,他很關注我。

回到宿舍一屁股癱坐在床上,舍友在打遊戲,我像往常一樣,沒有做聲。

學校裏社團組織我們爬山看日出,陰差陽錯的我和張雲鵬一起去,張雲鵬的性格跟我很像,不怎麽合群,但是也不奢求合群,我因爲是第一次有看日出的機會,勉強答應,路上有說有笑,到了山頂觀賞日出,拍了照留做紀念。張雲鵬是社長帶來的,社長忙的和社員拍照不亦樂乎,管不上他,只落得我們倆閑人,一屁股同坐在石墩上看著鮮紅的太陽緩緩升起,開始了一段透心的交流,他那亦友亦師的神情我無力抗拒,“到我這屆,這個比賽我們學校已經是四連冠了,我看好你,一定不能斷了!”最後他跟我說,我承諾他一定將比賽搞好。

第二天一早我來到實驗室做好了奮戰的准備,卻看到張雲鵬早已先于我到了實驗室,原來他每天都這樣。

我的基礎太薄弱了,落下了太多的功課,我拿著不懂的問題去請教徐家豪,發現表面上一毛不拔的他也會耐心的給我指導,並且將題目一點點的驗證給我看,日積月累地,這改善了我對徐家豪的看法,我開始逐漸喜歡並且嘗試融入這個大家庭,在“碰壁”的過程中也讓我懂得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和溝通,我們也會定期的組織團建,一起去郊遊,一起去吃飯,以致于每天每頓都有這樣的靈魂拷問:“徐:今天去幾食堂?”答:“一食堂,我知道有一家新出了”我們總是很快達成共識。

我開始慢慢趕上進度,也可以時不時地爲其他同學解決問題,有一次張雲鵬提出要爬取某個網站上的內容並整理好,幸好我在之前的研究性學習中有接觸過“爬蟲”,很快我就完成了他的任務,這使我在信心上有了很大的提升,我會暗自竊喜,笑容被路過窗外的張雲鵬看見,我們都假裝不知道看見了對方,我瞄見他有欣慰感,便開始繼續我的黑屏終端。這時徐家豪正在向張雲鵬請教他所遇到的問題,我也湊過去聽,得知他寫了整整20頁的實施過程,而我只是一股腦子莽勁,除了結果帶給我的喜悅,其他一無所獲。我深刻反省,重構了任務,整理成檔,在整理過程中還發現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,我詳細的記錄下來一一去請教,這使得我的學習習慣和思考問題的能力有所改善和提升。

經過一段時間的奮戰,我們備賽的幾個人終要分出高下了,得知要從我們當中挑出三個去正式參賽,誰都不敢有半點松懈,我希望和徐家豪一起組隊,我們早已成爲哥們,有一天在吃飯的路上提及此事,關于對方,我們的態度是一樣的。深夜,爲了解決一個難題,實驗室只留下我跟徐家豪,我把位置挪到他旁邊,引他看我的顯示器,當夜,問題終沒有得到解決,我們累的不可收拾,趴在電腦前呼呼大睡,他一手撐著額頭,一手還握著鼠標。第二天清早,我被張雲鵬叫醒,原來只是端口被占用的問題,我和他相視而笑。

選拔的結果也是如願以償。

臨近比賽的日子,我們提前來酒店報到,徐家豪總是能很快適應全新的環境,這點我確不如他。不一會兒就把兩台服務器工工整整擺放好,網線插的有條有理,我們尋了個位置,相挨而坐。接下來將是至關重要的幾天,一切的努力將會得到驗證,我們堅信,屬于我們的榮耀也終將會到來。比賽前夕,我們從四面八方得到了很多鼓勵,這使我們信心倍增。晚上我們早早的訓練完,坐在落地窗前看外面的景色,暢想比賽結束後的場景,一起去撸串,一起去旅遊,“我想去雲南,看看西雙版納,我曾經夢到過那裏,景色很美”,他這樣說,表情有點凝重,我不知所措。

比賽當天,張雲鵬傳來鼓勵的消息,我們跟著班車來到比賽場地,只見樓前的空地上人群熙熙攘攘,我們尋著自己代表隊的牌板對號入位,指導老師爲我們准備了紅牛,我拿過來遞給他,二話沒說一口氣灌了下去,“得勁兒啊!”,他好像渾身充滿了能量,只等著下一刻釋放,我也喝下一口,向他幹杯示意:“加油!”檢錄之後我們找到對應的座位,他看我神色不如平時,向我安慰道:“其實保持適當的緊張有助于超常發揮,不是嗎?”我覺得有理,長舒一口氣,靜靜等待著裁判發令。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,我們迅速調整狀態,徐家豪准備環境的搭建,我來負責將熟悉的題目完成,不一會兒,他的搭建任務就完成了,但也沒閑著,在細心地幫我檢查做過的題目。“周衆”,他突然叫我,“這一題你是不是少寫了一個查詢的命令?”我立馬回去排查,確實如他所說,“怎麽我粗心大意的毛病還是沒長進……”,我撓撓頭。

由于在備賽期間做了充足的准備,很快,在我們的默契配合下,我的題目也做完了,下面就是要攻克那幾道難題,有兩道題考察了我們沒怎麽接觸過的知識,憑累積的經驗的話,我們完全可以解決其中一道,徐家豪讓我來主要負責答題,他在一旁協助,順著我的解題思路一步步嘗試接近標准答案,但貌似真理往往距我們很遙遠,我的這一波操作走遠了。他說:“你先去把前面的答案檢查一下吧,難題盡量得分,常規題可一定不能失分!”他示意我檢查前面的題目,我也沒再打擾他,安心的去檢查。一個鍾頭過去大半,“你知道這個報錯是因爲什麽嗎?”他突然一把拉住我,好像肯定我能解決,我一看,這個錯誤不正是我之前遇到過的嗎!只要把它解決了,那這道題就出來了。時間所剩無幾,最後的一道難題我們也盡量不留空,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,比賽結束。臨走時,我提醒他把桌面清理幹淨,避免沒必要的扣分。

比賽第二天頒獎典禮上,我們靜靜的等待大屏幕上出現我們學校的名字,老師、同學、家長,此刻我能感受到他們的期待。

“北大彩票獲得一等獎!”待裁判宣布完成績,我們的激動之情難以言表。

回到學校,我們將獎杯放置于專屬的展覽櫃,看到前面擺放著的四塊獎杯,我感到非常自豪,終不辱使命,我們完成了學校在該賽項“五连冠”的目标,现在看着五块奖杯集结,深刻地体会到自己的成功是建立在学长的无私奉献上的,这种精神将继续在我们手中传承。后来得知张云鹏因为升学要离开,我和徐家豪都给予了祝福,我自信满满的說:“下一届新生我们带,保证不比你带出来的差!”徐家豪也不示弱:“那必须的啊!”张云鹏微笑着看着我俩,我们再一起吃饭。

也許分離也只是故事的剛剛開始,而我也只是在描述我們之間剛剛開始的故事。

 

/计算机与软件学院 周众

 


(0)

相似推薦

更多>>

最熱文章

更多>>

往期“最受歡迎文章”

更多>>
返回原圖
/